的性能仍然没能满足陆战队的预期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7-26 16:35

  的性能仍然没能满足陆战队的预期,于是在2003年,陆战队决定和陆军“分道扬镳”,为自己招标新的背包系统,不再使用 MOLLE II 背包系统了。这次招标的结果就是各位都很熟悉的 ILBE 背包系统。

  ILBE 背包系统主要包括三件装备:主包、突击包和水袋包。这三件套是配发陆战队普通步兵的基础装备。此外还有容量更大的专门配发侦查、战地救护和特种单位的侦查突击包和侦查主包。ILBE 主包和突击包由著名的户外装备公司 ArcTeryx(始祖鸟)设计。由于始祖鸟是加拿大的公司,为了符合美国国防部的贝利修正案,实际配发的产品由美军老牌军服供应商 Propper 公司在本土生产。

  2007年的时候,随着陆战队配发新的 MTV 防弹背心,ILBE 背包系统也进行了一次升级:将黑色部分辅料颜色统一成陆战队狼棕色;水袋系统改为以色列 Source 公司的产品;还新增了一整套代替 MOLLE II 的弹药附包。

  ILBE 主包的设计来自始祖鸟 Bora 95 户外背包。根据陆战队的需求指标要求,在原型背包的基础上军事化,增加了 PALS 织带和迫击炮弹携带口袋,颜色改为陆战队数码丛林 MARPAT 迷彩,ILBE 主包的顶包可拆卸下来单独使用。

  2004年12月正在伊拉克地区作战的陆战队员。其实很少有机会需要把主包带上前线的,可能是为了长程侦查。注意照片里的 ILBE 主包背负面还是黑色,后来都统一成狼棕色了

  2012年1月 Bold Alligator 演习期间“大黄蜂”号两栖攻击舰上正在准备登机的陆战队员

  ILBE 突击包的设计则来自始祖鸟 LEAF(Law Enforcement & Armed Forces,始祖鸟的军警战术产品线)系列 Charlie 背包。突击包容积空间由主仓和副仓两部分构成,容量约26升。背包表面也缝有 PALS 织带,可以在正面和两侧加挂附包扩展容量。

  三色沙漠迷彩的 Charlie 背包,另有四色丛林迷彩、陆军 UCP 迷彩和卡其色可选(照片来自 wear.jp)

  ILBE 系统先后用过两款水袋。最初在2003年定型的时候,系统里的水袋是驼峰公司的产品,看上去和 MOLLE II 的水袋包很像。但是在2007年 ILBE 系统升级的时候,水袋换成了以色列 Source 公司的产品。

  Source 公司的这款水袋包同样也是三升容量,相对于驼峰的产品,Source 的这款水袋最大的优势在于水袋内胆顶部可以全部打开,方便清洗。此外这款水袋还有专配的净水过滤器可选。

  得益于陆战队背包升级换代,最近几年 ILBE 背包在市面上有海量流出,在中文互联网上相关的详细介绍文章也已经非常多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相关内容。这里我打算借这篇文章的机会,聊聊2003年前后,陆战队 ILBE 背包系统招标和选型的那点事。

  ILBE 背包系统最初的需求可追溯到2002年,部署到中东地区作战的陆战队员们普遍反映配发的 MOLLE II 背包太过复杂,甚至专门配套了一盘教学视频录像带来指导如何装配和调节,如果调节不当还会导致肌肉疲劳甚至损伤。此外 MOLLE II 的背架在使用中还有高达15%的损坏率。

  2002年七月,在收集到前线陆战队员的反馈之后,陆战队负责背负系统研发的部门在网络上开通了意见收集信箱,向全体陆战队员征集 MOLLE II 背包代替品的建议和方案。该部门还解释道之所以没有直接从市面已有的背包产品里选择代替品,是因为这些民用品在设计时没有考虑到配合装具和防弹衣,无法满足军用需求。与此同时,陆战队将在未来18个月内暂停 MOLLE II 背包系统的配发和采购。[2]

  到了2003年6月底,征集的建议得到了反馈。陆战队的背包研发部门根据征集到的信息,总结出以下需求指标:

  在这些指标之外,新背包不仅需要满足陆战队常规步兵的使用需求,还需满足侦查和特种作战单位的使用需求。

  根据以上指标,陆战队从十几个方案中选出了两家公司的产品,成为 MOLLE II 背包系统的代替品备选方案:Gregory(格里高利)UM22 以及 ArcTeryx(始祖鸟)提供的基于 Bora 95 户外背包的方案(当时还没有指派型号名称)。

  MOLLE II、格里高利 UM22 和始祖鸟方案。当然现在我们都知道是始祖鸟赢了[5]

  不同于 MOLLE II 主包的外框架支撑系统,这两款背包都采用户外背包常见的内框架支撑系统,并且都要比 MOLLE II 主包重量更轻。格里高利 UM22 自重4.37千克(9磅10盎司),容量74升(4520立方英寸);始祖鸟方案自重3.7千克(8磅4盎司),容积82升(5000立方英寸)。[3]

  作为对比,MOLLE II 主包全套自重6.2公斤(13.7磅),容积49+26升(主仓容积3000立方英寸,睡袋仓容积1600立方英寸);突击包自重约1.8公斤(4磅),容积38.5升(主仓1525立方英寸,副仓容积825立方英寸),总计8公斤自重/113.5升容积。

  身为 MOLLE II 装具系统的生产商,Specialty Defense Systems(SDS)公司当然没有坐视自己丢掉陆战队的背包订单,也拿出了基于 MOLLE 改进的背包方案。从实物的合同号来看,SDS 的方案甚至可能早于格里高利和始祖鸟。这套方案不仅包括背包,还有背心和各类弹药附包,和 MOLLE II 一样是一套完整的装具系统。不过由于留存资料很少,详细资料已不可考,SDS 的这套方案可能是最初就被筛掉的十几个方案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SDS 的方案虽然将主包改为内框架支撑系统,但仍然延续了 MOLLE 初代主包和背心结合的思路。背心下端和腰封连接,而腰封和主包通过一条可快拆的硬质抽条结合,向外拔出抽条即可分解。

  2003年,格里高利和始祖鸟两家的背包方案配发给海外部署的陆战队单位进行野战测试,其中包括伊拉克战区。在测试中格里高利的 UM22 在各个性能指标上全面优于始祖鸟的方案,但两家方案都各自还有一些不满足指标的地方,他们被要求进行修改后再做测试。然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修改后的格里高利方案在第二轮测试中全盘输给了始祖鸟,最终丢掉了这笔合同,始祖鸟的方案最终获得采用。

  虽说这其中有成本因素(格里高利方案比始祖鸟方案单价贵一百美元),但两次测试结果的巨大反差仍然会让人感到可疑。就背包本身而言,UM22 当时的问题仅在于没有迫击炮弹袋,而且两家在第二轮测试时提供的样品和最初相比并没有太大的修改。这不由得让我想起当年陆军选型 UCP 迷彩时的一些情况……

  到2011年,ILBE 背包系统已经为陆战队服役了八年之久,伴随美国海军陆战队经历了伊拉克战争的考验。虽然 ILBE 有很多优点,但是在使用中仍然暴露出一些问题,比如成本高、自重大、无法和防弹背心良好配合而且会引起腰膝疼痛等(说白了,当初 ILBE 选型时本应解决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好)。为了(继续)解决这些问题,陆战队在2011年发起了新背负系统的招标。新的背负系统应有更低的成本和更轻的自重。Propper、Eagle Industries 和 Mystery Ranch 三家公司针对招标指标提出了自己的方案。最终 Propper 和 Eagle Industries 两家相结合的方案得到采纳,而 Mystery Ranch 的方案由于成本过高未被采用。

  Propper 和 Eagle Industries两家公司分别获得了约五千万美元的生产合同,Mystery Ranch 则只获得了生产部分配件的次级订单。因此 Mystery Ranch 没有参与最终产品的主要设计和生产,而只获得了其中部分零配件的订单,并非像之前流传的那样负责主要设计。新的背包系统的名字言简意赅:USMC Pack System(陆战队背包系统)。

  整套背负系统包括:主包本体、背负组件(背架、肩带和腰封等)、突击包、水袋背包、两个支持包,两个水袋携行包、一个突击包附包、一套备用扣具、一副背包肩带束带和一份说明书。该背负系统的主用面料是比 ILBE 的 725D 尼龙面料更轻的 500D 尼龙面料。为了增强耐磨性,部分部位采用 1000D 尼龙补强。此外为了让陆战队员快速掌握组装和使用方法,这套背负系统还配有一段教学录像。同 ILBE 一样,陆战队背包系统的最大承重也在120磅(约55kg)以上,属于大型军用背负系统。

  陆战队背包系统中的主包的设计是从陆军的空降背囊(指的是陆军 MOLLE 4000 空降背囊)修改而来的;突击包则是将陆军当时新配发的中号背囊的缩小简化版;而水袋包是直接使用 Camelbak Ambush 的设计。这样做主要是为了降低生产和研发成本,也可以和陆军使用的 MOLLE II 背包系统保持一定通用性。陆战队背包系统的颜色不再使用 ILBE 的丛林 MARPAT 迷彩,变成陆战队装具普遍使用的狼棕色了。

  2013年在匡提科陆战队基地进行行军训练的陆战队员。队伍中有新旧三种背包混用

  相对于 ILBE 主包的“瘦高”,陆战队背包系统的主包显得有些“矮胖”,表面的大片 PALS 织带可以加挂配套的支持包和水袋携行包或者其他附包扩充容量,拥有很好的可扩展性。除了包的顶部,其两侧也设置有提手,这一点和 ILBE 主包一样。主仓3400立方英寸(55.7L)、睡袋仓1600立方英寸(26.2L),总容量将近82升。

  主包两侧不仅有 PALS 织带面板,面板是上下通的,可用于携带霰弹枪、登山杖等细长物品。而防潮垫和火箭筒等较粗的物品可用外部固定带捆扎

  主包背负系统顶部,靠内的插扣是背带提升带,靠外的两个插扣用于连接捆扎带或者和突击包结合

  宽厚柔软的肩带能够有效分散压强,向内倾斜的设计能够贴合身体,使背负更加舒适。

  美军装备的大多数背包一样,主包的肩带上也有快速解脱的设计。向下拉快拆拉手即可

  背架、背带系统、腰部支撑组件和主包本体使用多条织带固定在一起,另外主包本体上还设有两对背带环,可以在背架或背带系统损坏的情况下穿上带子构成应急使用的简易背负背带

  通 MOLLE II 背囊一样,陆战队背包系统主包的底部也有专门的睡袋仓拉链开口

  陆战队背包系统的突击包相对主包来说很小了,不过其容量比 ILBE 系统的突击包大一些,约39L,适合三天以内的短程巡逻。外观上最大的特点在于其主仓拉链采用非对称设计,黑色的防水拉链在狼棕色的背包上十分抢眼。同ILBE的突击包一样,FILBE的突击包的背负系统里也有一块衬板。突击包上设有四条压缩带,打开之后可以安装到主包顶部。主仓1525立方英寸(25L),外侧副仓825立方英寸(13.5L),总容量38.5升

  2018年10月19日,在冰岛进行寒带地区行军拉练的陆战队员,他们的突击包地和主包结合起来背负携行

  突击包顶部的提手两侧为电台天线各设置了一对X型开口,水袋饮管或者电台天线从这里伸出

  突击包的背带设计类似于陆军的 MOLLE II 突击包,表面设有三条横向织带,可加挂一些小附件或者固定水袋饮管以及通信线缆

  突击包的贴背面,内衬两块两厘米厚的珍珠棉,上下均留有开口。当突击包和主包组合的时候,需要将背带解开塞到上方的开口里,将腰带塞到底部的开口里。为了应对穿着战术背心的情况,背负面的面料采用 1000D 尼龙面料增强耐磨性

  突击包的腰带很简单,仅仅是两条带插扣的1.5英寸织带。不用的时候可以收纳进背包底侧两边的开口里

  2018年1月18日,驻夏威夷海军基地的陆战队员正在检查装备,准备参加 ITX 2-18 联合军事演习

  水袋包系统是直接使用驼峰的 Ambush 水袋包的设计。水袋则是驼峰的短款三升水袋。和商业版产品有一点不同的是,陆战队背包系统的水袋包附带了一个饮管固定夹。水袋包通过附带的4个 ITW GrimLoc D 型扣挂接到其他包具或战术背心上,当然也可以直接用背带背负使用。

  水袋饮管可从两侧背带根部伸出,配有夹具可将其固定。饮管可以连接净水器,配合净水片可以净化未经煮沸的水

  陆战队背包系统还包括五个附包:两个支持包、两个水袋携行包和一个突击包附包用于扩充容量和补充分隔。

  其他附件包括一套备用扣具、一条配合战术背心用的背包肩带束带和一份说明书。其中肩带束带是 Mystery Ranch 唯一参与生产的部分。当穿着战术背心时,它能将背包肩带固定在胸部的位置而不至向两侧滑脱。

  2015年2月22日,在圣克里门岛和日本自卫队进行联合火力演习的陆战队员。他们在突击包侧面加挂了水袋携行包以扩展容量

  最后再聊聊“FILBE”这个名字。关注军品的朋友应该都见过这个缩写,它的全称是“Family of Improved Load Bearing Equipment”,在很多地方都用“FILBE”来指代“USMC Pack System”。但正如名字所示,“FILBE”实际上指的是陆战队现役的整个装具家族。FILBE 的全部组件如下:

  在现代大国的军事体系里,单兵装备只是整个系统里一个很小的部分。举例来说,正如上文介绍,2011年陆战队更换新背包的合同第一笔分给了 Propper 和 Eagle Industries 两家公司,为海军陆战队全军二十多万陆战队员更换新背包。这笔合同每家分得约五千万美元,总计一亿美元。作为对比,2012年5月美国空军的一架 F-22A 在飞行训练时由于起落架故障,在跑道上拍了个嘴啃泥,光这一架战斗机的维修费用就高达六千四百万美元——足够给十几万陆战队员换背包了。

  在现代战争中,高技术武器装备的占比越来越高,胜负往往在视距之外甚至开战之前就决定了。但在这些“大玩具”退场之后,终归还需要步兵去一寸一寸地占领阵地。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只要未来的战争中仍然还有短兵相接的可能,单兵装备的发展就不会停止。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战争形态、军事理论和武器技术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变化体现在军事领域的各个层面。单兵装备就是其中之一;这层变化也体现在每一件单品装备的发展上,通过对单品装备的观察能发现很多值得挖掘和研究的东西。这大概也是历史研究和考证的乐趣所在吧。

  截止目前,系列文章已经将美军基层步兵装备过的公发型号背包基本介绍完毕。其他背包类装备,比如医疗背包、电台背包以及特种部队采用的背包和经典的商业版战术背包,如果有机会将另外撰文介绍。

  这系列文章原本是大约四年前写的书稿,但因为一些原因没能顺利发表。积攒多年之后发现,不仅手头的藏品已经足够串成完整的时间线,几年间收集到的各种资料也覆盖了其中绝大部分装备。于是将存稿再次校对、修改和补充资料之后,在机核首发。在写这个文章系列的时候,我尽量以相对客观的角度去挖掘资料和陈述事实,而不是以军品玩家的角度去看这些东西,行文中也基本没有玩梗,就连吐槽都留在评论区了,没有放在文章里。

  但在枯燥的军方解密文档和数据资料之外,实物的赏玩其实才是军品收藏的主要乐趣。毕竟比起飞机坦克舰船导弹,这些单兵装备类的收藏品才是我们作为大众看得见摸得着可拥有的。而很多东西只有在实际拿在手上的时候,才能对其产生直观的认识。

  系列文章里展示的实物照片,没有注明出处的均为武具视觉/Gear-Illustration 藏品,但并非全都是我本人的收藏,其中有很多是团体其他成员的藏品。在文章最后感谢团体成员对本文的支持,也感谢机核网提供的发表平台,以及从第一篇一直追到最后的各位读者。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