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支队执勤一大队某执勤中队指导员张昭带队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4-02 02:57

  鹏城,武警深圳支队某执勤点,一排勒杜鹃在哨楼下的围栏边上开得正艳,它们迎接风雨,沐浴阳光,呼吸着改革开放带来的清新空气。

  武警深圳支队执勤二大队某执勤中队,守卫着中国第一座商用核电站:大亚湾核电站。

  他们的哨位依山临海,站在哨位上看不到香港的霓虹灯,但是香港的灯,却是从这里点亮的——香港70%的用电,是从大亚湾核电站输出的。这里运行的数台机组环保又节能,彰显“中国速度”的同时,也让“大亚湾卫士”的责任变得更重。

  执勤二大队副教导员刘广川说:“我们的战场就是哨位,就是岗亭,就是我们所控制的区域范围。我们不需要冲锋陷阵,也没有枪林弹雨,但是这里是中法合资的,有很多外国专家常住,又距离香港特别近,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关乎到我们中国核电事业的安危,都会影响到我们中国核电的形象,所以我们的岗位也是相当重要的。”

  2018年9月,台风“山竹”来临的那个早上,战士们像往常一样坐着哨车奔赴哨位。他们看着窗外,车里气氛有些沉重。椰子树的叶片全倒在大道上,有些树被拦腰截断,码头也有塌方,四周看起来像废墟。

  20岁的上等兵施泽麒,下车的时候没站稳,十级台风把他吹了一个踉跄。上岗楼的时候楼梯都在摇晃,54个台阶,每走一步都要很久。他说,这似乎是他这辈子走过最难的路。

  站在哨楼上,天是乌黑的,海是翻涌的,眼前的海浪一个接一个打过来,发出巨大的响声,哨楼的门颤抖着,施泽麒便用身体顶着,两个小时过去,他的迷彩服早湿透了。在这怒吼的“怪兽”面前,这个哨兵坚守着。那两个小时,作为一名守卫在大亚湾核电站的士兵,他不断克服内心的恐惧,想起自己刚到这里站岗的那天,心里还在怀疑当兵的意义,还在想家,还在现实生活与想象的落差中迷茫……如今作为一名真正的士兵,他开始接受考验了。

  如今大亚湾核电站的哨楼上,都装上了一层防风玻璃,安全系数提高了很多,以前只有一个铁护栏,遇上刮台风时,哨兵如果不注意就有可能连人带枪被卷入大海。已当兵十年的陈邵来班长在自己还是列兵的时候,有一次换哨被风吹出栏杆之外,还好及时被战友拽住,有惊无险。官兵在哨位上常备背包绳,台风来临时,哨兵迅速将自己牢牢绑在哨位上。秒速赛车

  台风不是天天有,在哨位上的两个小时,哨兵们最常遇到的是一些蛇虫鼠蚁:十米长的蟒蛇,悄悄爬过脚边的竹叶青,异常大的蜈蚣……或许一不小心就会被“袭击”。不过,陈邵来班长已经习惯了它们的存在,在孤独的岗哨上,长时间不见到这些“来客”,反而少了一些乐趣。

  当兵六年的杨荣光班长对上等兵施泽麒的影响很大。杨荣光腰上和膝盖都有伤,训练的时候不怕疼,每次训练完自己抹药,不怕苦也不怕累。他对自己和自己带的兵都精益求精,在他的影响下,上等兵施泽麒,从一个跑一千米都喘的羸弱少年,成长为如今跑五公里还可以帮战友扛两把枪的真汉子。战士们不断地在训练中磨砺自己的血性,而今施泽麒也能深刻体会到印在哨楼墙上的那句话:哨位就是战场,执勤就是战斗。

  执勤二大队某执勤中队指导员曾剑明说:“这里很寂寞,战士们外出,最多在镇上吃吃麦当劳;这里很远,有家庭的干部和士官,有时候一个月也回不了一次家。”

  在经济繁荣的深圳,作为驻扎在特区的部队,他们,远离灯红酒绿,远离闹市,守着繁华过着“清净”的日子。

  2014年10月的一天,深圳支队执勤一大队某执勤中队指导员张昭带队在深圳北站巡逻,一名浑身脏乱,表情凶恶的男子,堵住了地铁入站口,男子用地方方言在大声叫骂,对所有经过路口的旅客造成肢体上的威胁。所有人都躲在了一边,等待救援。第一次面对攻击性和危险性的情况,十八九岁的战士们心里难免会有惧怕,张昭做为带队干部,主动上前与该男子交涉,听到张昭讲话,男子忽然失去理智向他攻击,一拳挥向了张昭打在了他的胸口上。张昭随即抓住该男子手腕将其一秒放倒在地制服。随后移交警方,保护了旅客们的安全。

  巡逻,大多时候是一个比较太平的武装威慑,这是25岁的张昭第一次处置这样的闹事分子,军装的责任感和使命意识让他在心里的“畏惧”中,勇敢挺身。

  这次“行动”,像一枚闪亮的勋章,久久地挂在他的胸前,不忘穿上这身军装所担负的使命和责任。

  前不久,九月份刚退伍的一名老兵,给张昭打了个电话:指导员,我今天救了一个落水妇女。

  老兵继续说:“您知道我性格是比较懦弱的,刚看到这个事的时候想躲,但想到您讲了当过兵要有血性,想着您巡逻的时候徒手制服了歹徒,在有情况有危难的时候冲上去,我不能给咱中队丢人。”

  40年砥砺奋进,40年春华秋实。武警深圳支队,作为改革开放事业的参与者,一代代官兵守卫在这里,镌刻着忠诚卫士的特有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