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呼吁消费者通过官方渠道购买产品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8-04 02:21

  近日,某大学生美妆博主及其室友因大量销售“纪梵希散粉6g中样”被指产品造假,陷入与扒皮网友、维权消费者的舆论混战中。而随着事件的发酵,由路威酩轩香水化妆品(上海)有限公司为运营主体的“GIVENCHY纪梵希美妆”官方微博发布声明,表示纪梵希明星散粉并无6G中样,全球迄今仅售卖2种规格——明星四宫格散粉12G及小铃铛迷你散粉8.5G,同时呼吁消费者通过官方渠道购买产品。

  品牌官方发声,虽然让“纪梵希散粉6g中样”事件告一段落,但其实,化妆品中小样造假售假的现象在业内层出不穷,且由来已久。

  据了解,化妆品中小样最初起源于欧洲,一些大牌为了让消费者能够在购买前进行产品试用,发明了片装(塑料小袋装)小样,一袋可使用1-7次,试用的过程能够感觉到产品的色泽、香味、质感、保湿度等等,类似于食品试吃。

  而在欧洲盛行的“小样策略”到了日本却遭受了不小的挫折。日本消费者开始抱怨这些片装小样量太少,只能让人感受香味和质地而已,根本无法试出真正的效果。于是,日本大牌厂商适时地推出了瓶装小样,大部分都是正装产品的缩小版,非常受欢迎。

  随着国外品牌相继进入中国,“中小样策略”也在中国兴起,除了各个品牌专柜及卖场会提供中小样作为试用装、赠品,成为一种常见的品牌营销策略以外,中小样化妆品开始脱离正装产品在市场单独销售。

  羊羊羊在淘宝、京东等线上购物平台搜索“化妆品中小样”,出现相关产品多达近万个。销量最好的“中小样”化妆品甚至能收到几万条评价。

  近年来,也出现了不少以大牌中小样化妆品为主营业务的化妆品专卖店,如港汇板仔、“港仔”国际等。据港汇板仔官网显示,其已在全国开放加盟,目前在18个省份共布局400多家门店。足以见得中小样化妆品市场之庞大,需求之旺盛。

  另外,羊羊羊在网上查询到不少“中小样”化妆品的进货渠道,仅阿里巴巴旗下1688货源平台便有大量品牌中小样化妆品货源。其中一家供应等级为五颗钻,成立于2012年的深圳市宝安区某服装商行引起了羊羊羊的注意。作为批发零售商,该店经营了不少化妆品,其中名为“Fresh”的品牌产品最多,共涉及31个SKU,包括不少中样产品,价格均在15元以下。而在产品介绍中,均统称为“F”牌,并宣传是“市场最好版本”。

  该店内名为“海兰”的品牌共14个SKU,其中中小样占大多数,从截图上不难看出,“海兰”产品外观疑似“海蓝之谜”,并被人为遮盖了原品牌名,售价大约在8-15元不等。

  不难看出,目前市场上大量流通着各种“版本”的中小样化妆品,那么这些中小样的源头在哪?

  据了解,目前市场上流通的中小样大都来自以下4种渠道——品牌专柜工作人员售卖;品牌公司内部员工积分兑换或公司赠送;“倒货”供给;造假。

  最初品牌对中小样管理较松,不少终端销售人员私下拿出小样进行售卖,这是中小样最初在市场流通的重要渠道来源。但羊羊羊日前询问了多个品牌专柜BA,他们均表示现在美妆大牌对配套中小样的库存管理趋严,消费者领取必须严格登记,基本很难再看到有BA自卖中小样的情况。而“品牌公司内部员工积分兑换或公司赠送”仅存在于少数企业,所得中小样产品也是少量。

  其实,前两种渠道来源虽然出现时间较早,但实际供给中小样市场的货源相对较少。在消费者对中小样需求日益增长的情况下,能够大量供货的“倒货”及造假应运而生。

  “倒货”,最初出现在大卖场,卖场和品牌方一般会签署一定数额的促销活动合同,但实际上卖场卖不完的货物,会直接以购物卡的形式按一定折扣卖给“倒货商”,倒货商再以相同折扣卖给批发市场的批发商,在其中赚取购物卡折扣及发票点数。据知情人士透露,货物到了批发市场后,一些批发商为了牟利便在其中少量掺假,而按比例配送的大量“赠品”中小样除了被用作销售用途,也被瞄准为掺假牟利的目标。

  品牌与百货商场同样也有“倒货商”在其中运作,专柜一般是百货商场按照和品牌方谈好的年度任务打款进货,但销售任务完不成时,便会找倒货商出货,按照产品和赠品(中小样等)的一定配比,以政策折扣将化妆品卖给倒货商,倒货商再把这些产品卖给CS门店或者电商平台,赠品中小样最终大量流向市场,用作单独销售获利。

  据悉,2015年轰动一时的“雅诗兰黛进驻微商渠道”乌龙事件中,宣称是雅诗兰黛微商渠道专供产品的两款产品,其一便是该品牌的红石榴套装中样,且产品的微商价格要低于市场官方价。但该事件后来被雅诗兰黛品牌方否认。

  上述知情人表示,该事件的起因便是北京某倒货商从专柜倒出大量雅诗兰黛产品。他还透露,当时做雅诗兰黛倒货的商人一年可以卖出上亿销售额。而对品牌来说,实际更像是有人通过专柜做了一次“团购”。

  “倒货”让大量品牌中小样开始流向市场,而“造假”则是无限供给,最终搅乱了市场,让中小样化妆品真假难辨。

  其实,包括中国在内,许多国家和地区都规定化妆品“中小样作为“非卖品”不可单独销售,仅用作试用装及赠品。

  一位不愿具名的工程师表示,在我国,中小样化妆品属于化妆品范畴,只是产品规格不同,对监管部门而言,并无“中小样”说法,和所有化妆品一样,在生产销售均需要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另一位工程师表示,化妆品公司派发的中小样产品,其生产线和生产标准与正装产品相同,“唯一区别就只是瓶子小点,但厂家会重新根据包材容量调整罐装要求。”

  但对造假者而言,相较于对商品正装造假,小样的包材更简单,对密封要求低,生产更简易,另外,小样更容易被添加违禁物质,以其立竿见影的“功效”吸引消费者,能够以更低的造假成本获取更大的利益。同时,因为种种原因,中小样正面临监管难的问题,也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中小样造假的违法成本。

  羊羊羊查询发现,国家监管部门对“中小样”化妆品,或者说小规格化妆品、促销品、赠品、分装化妆品等,在法律法规层面设定较少。

  根据我国《化妆品标签管理办法》第八条(标识内容),净含量不大于15g或15ml的化妆品,需标注产品名称、生产者名称、净含量、保质期、批准文号或备案号。而根据《化妆品标签标识管理规定》第十条,化妆品标识应当清晰地标注化妆品的生产日期和保质期或者生产批号和限期使用日期。且该规定第二条明确说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生产(含分装)、销售的化妆品的标识标注和管理,适用本规定。”也就是说,只要是在国内生产的化妆品,无论是作为销售还是作为赠品都要遵守规定。

  违反规定的,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相关规定进行处罚,情节严重的将责令停止生产、销售,并处违法生产、销售产品货值金额百分之三十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并处没收违法所得。

  而日前刚刚获批通过的《广东省化妆品安全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禁止销售化妆品经营者擅自分装、配制的产品,同时,将该产品用于经营性服务或者作为促销赠品、秒速赛车有奖销售活动奖品的,视同经营行为。

  即便如此,多位行业内工程师及资深人士告诉羊羊羊,“中小样”化妆品的监管及追责非常困难。

  首先,中小样以“赠品”“非卖品”的头衔作为保护伞,作为非卖品,消费者如果在非正常渠道购买,是无法获取交易凭证的。所以哪怕被发现造假行为,违法者也可以推脱未产生交易性质。而中小样因其产品特殊性,没有固定的、能够参考的售卖价格,也就意味着无法界定其商品价值,这将对执法部门定案产生影响。

  其次,中小样产品净含量过低,且产品密封性较差,消费者如在使用后发现问题再去立案,可能已剩下的产品不足以留样检验,或者因为密封性差已产生化学反应,取证难,追责更难。

  不过,羊羊羊也发现,消费者对“中小样”化妆品旺盛的需求正在引导市场往规范化发展,随着监管趋严,以及更多品牌意识到这一市场的存在,小包装、小规格化妆品日益成为一种趋势。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更多由品牌推出的旅行套装、迷你装化妆品,不仅满足了消费者对于“试用”的需求,还能够在正规渠道以正常商品进行销售。这或许能进一步压缩“中小样造假”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