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更为重要的是找人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5-01 05:30

  7月22日,独自一人在日本旅行的福建南平邵武市26岁的女教师危秋洁被传失踪。

  中国驻札幌总领事馆、日本警方、危秋洁的家人以及亲朋好友,当即开展了一场细致而紧张的寻找工作,但时至今日,8天过去,危秋洁依旧杳无音讯。

  有人估计遭遇不测,有人说她身份准备在日本“打黑工”,更有媒体曝出已被证实是假消息的危秋洁的“告别信”……

  围绕她的个人经历、性格爱好以及社会关系,7月30日,封面新闻(记者对她的亲弟弟危林(化名 )进行了独家专访。

  或许跟台风“纳沙”和“海棠”有关,或许也没有关系。危秋洁的弟弟危林没有心情考虑这些,他得陪着母亲,偶尔才抽空看看手机,简短地回复一下希望采访的媒体。

  他把所有加他微信的记者,拉进一个群,有新进展,就在里面发布,算是回应媒体关切,也算是表达家属的态度 和感谢。

  不过,一般情况下,他发布的都是“抱歉,还没有新进展”。因为日本方面,并没有传来让他值得欣喜的信息— —一周以来,他几乎每天都重复着这样的事。

  危林告诉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姐姐危秋洁自7月18日从中国出境抵达日本,4天来,几乎每天都要在 家人群里互动,偶尔也会给她的闺蜜汇报行踪。

  记者注意到,7月19日、7月20日、7月21日,危秋洁在自己的个人微博 @liveNEWlife 上,每天都发布了自己的旅 行足迹。

  其中,7月19日这天的微博,是“终于启程在去洞爷的路上……以后旅途如果有觉得无聊的时候,推荐你们带上 两本大叔的随笔集……”图片发布的是她带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爱吃沙拉的狮子》。

  这家老板一并向日本警方提供了视频。这段视频中 ,一头披肩长发、穿白色衬衫和黑白竖条纹长裤的危秋洁,背着一个双肩包,笑容满面地和老板交谈着什么。

  老板后来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说,危秋洁入住的时候,背着小包,拎着一个行李箱,22日一早出门的时候挺开心 的,并没有什么异样,连箱子也没拿。

  危林介绍,姐姐危秋洁去日本,计划旅行8天,7月18日出发,7月25日下午5点返回上海。

  “她在日本没有朋友,也没有同学,我们在那边也没有亲人。”有人推测危秋洁去找同学或朋友了,但危林一再 向封面新闻(进行了否认,“不可能的”。

  中国驻札幌总领事馆工作人员立即联系日方,要求尽快查找我失联公民。与此同时,在总领事馆的协助下,日本 驻中国领馆方面迅速为其父亲危先生一行办理好了赴日签证。

  根据日本警方调查,7月22日当晚7点半左右,危秋洁曾独 自一人入住阿寒湖温泉的一家宾馆,并住宿一晚。这家宾馆的监控录像显示,危秋洁的状态并无异常。

  监控显示,7月23日早上7点半左右,危秋洁在阿寒湖的这家宾馆退了房,用信用卡支付了自己的住宿费,之后离开宾馆。

  其后,日本媒体报道称,阿寒湖观光船接待处的一位工作人员曾看到一位长得像危秋洁的女子,并表示,“她可能在周日(23日)早上8点乘坐了游览船。独自乘船的人很少见,漂亮女性独自乘船的几乎没有。”

  3天后的7月26日,有网友称,危秋洁的个人微博 @liveNEWlife 转发了一条林肯公园主唱死亡的事,秒速赛车但很快该条微博被删除。日本警方也未对此事作出回应,网友也无证据证明其确实转发了这条微博。

  紧接着,日本媒体曝出,警方在札幌的 OCHO 旅馆找到一封疑似危秋洁笔迹的“告别信”,信中感谢了父母的养 育之恩,并称“想开启新生活”,而父亲危先生看了这封信后,确认是女儿的字迹。

  然而,危林请懂日文的朋友翻译了日本媒体的报道,得到的结果并非这样,“朋友翻译出来的报道,说那张便条上写的是旅行笔记,不是告别信”。

  对于网友认为“打黑工”,危林很肯定地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危秋洁出发前,没有任何异样,而且她很喜欢教师这个职业,并不存在经济压力,“不可能在日本打黑工”。

  7月30日,8天时间过去,远在日本的危父传给危林的信息,也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在阿寒湖的搜索暂时还没有进展,现在日本警方已经扩大到全北海道进行搜索”。

  除了“找亲友”、“想在日本打黑工”的推测,更多的网友认为,危秋洁可能在日本遭遇不测。危林和所有被他拉进群的媒体记者,也都一致认为,纠结于一些猜测没有意义,当前更为重要的是找人!

  那么,危秋洁的个人经历、性格爱好以及社会关系,会不会透露出一些信息?对此,7月30日,封面新闻 (记者请危林详细介绍了危秋洁的情况。

  封面新闻记者(以下简称“封面新闻”):“危秋洁毕业于哪所学校?什么专业?什么时候毕业的?”

  封面新闻:“她在邵武实验小学实习之前,还在哪里实习或工作过?做的什么工作?”

  封面新闻:“除了这次去日本旅行,她之前还去过哪些国家?都是一个人去的吗?”

  封面新闻:“她是否喜欢旅行和痴迷日本文化?是什么原因引起她对日本感兴趣,要独自去日本旅行的?”

  危:“她挺喜欢旅行的。她只是喜欢旅游,喜欢风景,喜欢一些日本作家的书籍,并不是迷恋日本文化。她喜欢读村上春树(日本后现代主义作家)和东野圭吾(日本推理小说作家)的书。她对日本的兴趣,也只是因为看风景而去。”

  封面新闻:“去日本之前,她是仓促出门还是做了长久的准备?除了去日本旅行外,她还有没有去其他国家旅行的计划?”

  危:“不清楚她有没有除了日本旅游外其他国家的旅游计划。(去日本)准备了很久,并且有做攻略。”

  危:“性格是开朗。我姐的朋友很多,在学校也没有和同学朋友什么的发生过矛盾。读书时成绩挺好的。”

  封面新闻:“她的经济状况如何?出发前,带了多少钱?她的穿着和背的包是否是名牌或价位比较高?”

  危:“我姐没(每)月有固定工资,具体去日本带了多少钱不太清楚,穿的和包都不是名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