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司机的暖心行为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6-19 22:57

  厦门网讯(厦门日报记者黄雪燕)出门旅游,不慎落下贵重物品,幸亏公交司机帮忙“捡回”。近日,两通表扬公交司机的电话打进日报热线,来厦旅游的丁小姐和何女士,乘坐不同车辆却不约而同地将贵重物品落在公交车上——共约2万多现金等物品,她们说,公交司机的暖心行为,让她们对厦门这座文明城市好感度直线上升。

  “上车后,我们将两个书包放在司机座位后面的铁厢上。”丁小姐和朋友从扬州来厦旅游,2日晚上约9点,她们乘坐91路公交车赶往高崎机场,上车后两人都睡着了。21点20分左右,发现时间来不及的她们中途下车打的赶往飞机场。“付钱时,才发现书包丢在公交车上了。”

  丁小姐说,包里共装有1万多元的现金及衣物等贵重物品,心急如焚的她们拨打公交集团的电话,但没有丢失物品的信息。于是,两人决定到机场附近的公交站牌处找找——91路终点在机场,她们在站点处咨询,希望能找到。第一辆到站的91路公交车司机安抚丁小姐,告诉她们,同事已经发现了她们遗失的包,让她们站在原处等待车辆过来。

  “司机将包放在挡风玻璃处,让我们远远就看到了!”她说,公交司机的暖心行为,让她们喜欢上厦门这城市。

  而91路公交司机陈光达说,这只是他们的工作日常,车到站后照常巡车厢一圈,发现有两个双肩包落在车上便立即打给车队报备,“碰碰运气。”将包放在挡风玻璃显眼处,希望丢失物品的乘客能一眼看到。

  同样将贵重物品落在公交车上的还有何女士,她和妹妹从广州来厦门游玩。3日下午,她们乘坐43路公交到火车站,上车后将背包脱下放在一侧,抱着手提包和妹妹聊天;直到下车进火车站安检时,才发现背包不见了——约8000多元现金及证件,秒速赛车最重要的是有一张弟弟的营业执照卡。

  何女士第一时间选择报警处理,并联系43路公交车所在的石湖山公交场站,均未得到有丢失物品的信息。何女士希望能看公交车的监控录像,“我想确定下,下车后包在不在手上。”当时她不能完全确定背包被落在公交车上,或许在上车前不见或许下车后被偷,她一边和民警沟通看监控的事情,一边咨询公交场站。

  大概半小时后,何女士前往看监控的路上,接到了来自石湖山公交场站的电话,“您的包是什么颜色,里面有什么?”听到这里,何女士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她知道她的包被找到了!何女士随后取回了背包,她细心咨询帮忙捡回背包的司机名字,她说,她们准备做面锦旗表达谢意。

  而捡到何女士物品的43路公交司机林露斌说,到站后他也是例行检查,发现有包落车,便交到站务室,“这是小事,不足挂齿。”

  “砰!”的一声巨响,小轿车与半挂车相撞,小轿车司机的脸上淌下道道血痕,事发1月31日上午10时23分许,集美区海翔大道集美妇幼医院前丁字路口。[详细]

  近日,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就“东北女子飞机上猝死”一案做出了二审判决。2017年,家住哈尔滨的符明云乘飞机从哈尔滨前往厦门途中,忽然晕倒在座位上,飞机返航后,符明云被送到医院后被确认已无生命体征。事后,符明云的儿子将航空公司告上法院,一审法院认定符明云因自身疾病引起的死亡,但认定航空公司存在过错,判其承担40%的责任,赔偿符明云之子38.9万余元。判决做出后,双方均提出上诉。随后,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改判,认为航空公司无须对符明云的死亡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详细]

  在翔安收费站,一辆超员小客车被民警拦下,司机林某将被罚款200元、记6分。[详细]

  “车开到湖里公园东门站时,我的儿子突然开始抽搐,当时我都慌了,吓得拼命大叫……”昨日,市民阮女士致电本报市民热线日在公交车上突然发病,危急时刻驾驶员陈建水伸出援手,立即调转车头往医院飞奔。目前,阮女士的儿子经过救治已脱离危险,正在住院观察中。“非常感谢这位司机,他让我感受到了亲人般的温暖。”阮女士说。[详细]

  追尾大货车后,小货车司机脸上鲜血直流,却还惦记着车内的货物,几经消防队员安慰后,才安心随救护车前往医院。昨日清晨5时15分许,这起事故发生在沈海高速靠近大帽山隧道路段厦门往漳州方向一侧。[详细]

  此前,本报报道《病人乘飞机猝死,谁来担责?》曾介绍过一女子在飞机上发病身亡,家人状告航空公司索赔百万一事。近日,厦门中院针对这起发生在飞机上的猝死案做出二审判决:认定航空公司无需承担责任。[详细]

  乘客下车时抱着孩子,忘记拿走随身背包,公交车司机得知情况后接力传递,帮失主找回背包。近日,市民蔡女士遇到这暖心一事。[详细]

  坐BRT不慎遗落公文包,当乘客去找包时,公文包已经被BRT司机送到失物招领处。近日,台胞王先生联系本报,希望感谢工号为5985的BRT驾驶员黄师傅。[详细]

  春运以来,鹭岛长运驾驶员林涛一如往常。昨天下午4点10分,林涛刚驱车从泉州归来,路上堵车延误10分钟。[详细]

  黄淑静是翔安公交公司大嶝场站站务员,25日晚上7点左右,她接到756路公交司机的求助,说有位70多岁的老人在车上与家人走散,不知如何处置。黄淑静让司机将老人带到站务室来,交谈中,黄淑静发现老人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问他的家庭信息,他只说自己住在中山路,其他的都答不上来。[详细]